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http://songtao.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松桃苗族民俗习惯在审判中运用情况的探索

发布时间:2019-07-12    

 

松桃苗族民俗习惯在审判中运用情况的探索

                                                        —以松桃苗族自治县为研究对象

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姚兰军 龙方恩

【内容提要】少数民族地区在生活中形成特有民俗习惯,少数民族对民俗习惯具有特殊性及民族独特性,往往信奉大于对法律的遵守。正确运用民俗习惯去处理社会矛盾,化解民事纠纷,往往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本论文通过实地调研,探苗族民俗习惯审判工作中运用状况,民族习惯调解机制纳入国家司法领域,这对于改善少数民族地区司法现状,维护少数民族地区长治久安有重要意义。

一、苗族民俗习惯在审判实践中运用的情况

1、婚姻家庭与继承

苗族的婚姻形式和其他民族的婚姻形式大致相同,也有自己的婚姻习俗,首倡一夫一妻制,认为同一宗族的男女青年是不能结婚的。1998年以前,在农村,婚姻是通过摆酒请亲戚朋友吃饭就算是确立了婚姻关系,不到民政局进行婚姻登记。

在继承方面的规定,主要是指嫁出去的女儿,女儿是不能享有其父母的继承权。父母的养老赡养问题,也只是由儿子之间商量,与女儿无关。除此以外,苗族农村还实行“谁负责安葬,谁就有权继承”的规定等。如果老人下葬的时候,儿子不在身边,那么不管这个儿子之前对父母怎样,都不得分得财产,由其他负责安葬的儿子继承。

2、山林土地

苗族人民非常注重保护村寨的山林,以“栽石头”的原始方式划分山界,分林划片,实行山林到户,自己家的人管理自己家的山林,以至于当地的山林保护得比较完整,民间法也有相关的规定保护树木:凡破坏一根风景树或者小树,要对其进行教育、罚款;破坏大树者,重罚之。在土地方面,自己家的田地自家种,不允许任何人侵犯,也不能随意侵犯他人的土地,一旦违反这些规定,就将会受到处罚。

3、刑事领域

关于一些轻微的刑事案件,例如违反治安管理方面的行为,苗族民间法也有自己的规定。小偷小摸行为,例如:偷田地里的鱼、园子里的菜、山中的柴,一般轻罚;若进家盗窃、钻家揭楼,则重罚。苗寨很注重寨子里的良好秩序,所以很反感打架斗殴之事。相关民约规定:在苗寨举行节日期间,禁止吵架斗殴,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只要违反了该规定,轻则劝告教育,重则罚四个一百二(即罚120斤酒、120元现金、120斤糯米和12000响的鞭炮,这与“扫寨”的处罚相当,对“罚4个120”的规约所有人必须执行,以保证鼓藏节期间的社会秩序。)

二、苗族习惯法适用的司法价值

 笔者在审判中运用民俗习惯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的问题为“为何在司法审判中运用民俗习惯?”,总共发放了100份调查表给法院干警与乡镇干部填写,经统计调查结果为:“更能解决纠纷”、“当事人认可”占大比例,而“对公平合理的追求”及“提高办案效率”却占了较低的比例,调查明确地显示法官在审判工作中主动运用民俗习惯,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在司法实践中运用民俗习惯,更接近现实、被接受,更为灵活。如松桃法部分案件中,涉及民事案件的合议,基本上都邀请寨老”参与案件审理,充当人民陪审员角色。这类案件结果都能以调解、撤诉结案。为此,利用“寨老”熟悉族习惯法的内容,懂得当地风俗民情的优势参与案件的审判有直接关系。同时,当出现国家法律法规与族习惯法相冲突时,通过寨老与人民调解员依据本民族的习惯法来调解往往能够达成和解协议,最终案结事了。

三、苗族习惯法司法适用的存在的问题

苗族习惯自身存在的问题

习惯涉及的内容比较广泛,与各族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包括生产作业的习俗、丧葬婚嫁的习俗以及伦理道德的习俗。但是,这些习俗的规范并不严谨,缺乏确定性与程序性。法律漏洞是法律必不可少的衍生物,哪怕是制定得很精确的国家法,技术含量很高的科学立法,都避免不了法律漏洞的存在,更何况是内容极为简单、程序也不严谨的民间法。如:苗族习惯中“喝鸡血”方式来解决。苗族习惯“喝鸡血”是一种采取神判方式,采取到土地庙喝鸡血赌咒输的一方会遭到绝子绝孙报应。

苗族习惯适用的隐蔽性

法官在调解、审理案件中运用民族习惯作为判案的依据,很可能会被人指责不懂法,更甚被视为枉法裁判,就会承担不必要的责难。这些风险让法官们不敢轻易适用民间法来断案。如果涉及运用民族习惯多是用“公序良俗”四个字来简单概括。所以,在审理案件时,法官们本身也知道民间法的积极作用,基于对国家法权威的畏惧,硬生生地将民间法远离审判。

四、民俗习惯在审判中运用的建议

1、重视和利用民族习惯法

在实践中,民族习惯法对调节民族生产生活发挥着重要作用。民族习惯法有积极的方面,也有消极的方面,必须一分为二对待,不能一味地否定和排斥。

2、建立司法识别机制

民族习惯的识别是指当事人负有证明民间法存在的责任,以及法官对此加以确认的过程。依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我国实行“不告不理”原则和“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而在南太平洋国家,法官首先会征询长者和人类学家等专家的意见;只有在无法得到人类学家的证词时,法官才会查阅有关文章和书籍;只有在无法得到上述证据时,法官才会听取当事人及其目击证人陈述自己的习惯。

3、在立法层面上对审判中运用民俗习惯的确立法源地位

民俗习惯是人民长期生活过程中自发形成的在一定范围内具有一定约束力的一种社会规范,具有一定的规律,民俗习惯在社会生活中大量存在并能够对司法产生积极的影响,但我国法律对于民俗习惯的效力却没有作出相应的规定,为确保习惯发挥其应有的积极作用,必须以立法的形式明确民俗习惯的法律效力。  

从而充分发挥善良风俗习惯少数民族地区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作用


【上一篇】  聚焦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开展主题教育集中学习研讨
【下一篇】  正确理解在司法案件中的公平正义